大唐太子传 第一章:虚弱的身子骨

小说:大唐太子传 作者:木凌然 更新时间:2022-09-23 09:35:5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公元644年。

  唐贞观十八年。

  江南道,黔州(今重庆。)

  一阵风过。

  拂动林间之竹发出瑟瑟之音。

  树梢上的黄鹂,清鸣一声,振翅远去。

  紧接着,一大群鸟儿也纷纷向远方而去,空灵的嘶鸣之声,在山峦之间不停回荡。

  此山名唤仙女山,传闻仙界曾有一公主,偷偷下凡与凡人相恋,二人私定终身定居于此山,后王母知晓后,将两人化为巨石,屹立于山巅,饱受风吹雨打之苦。

  这传说是不是真的,无人知晓,反正山顶的确有两座巨石,方圆百里的百姓经常来此烧香参拜。

  而在山脚之下,有一大片竹林,在竹林深处,有一小院,传闻,这座院子,是那位仙界公主亲手搭建的。

  这个传闻是不是真的,同样无人知晓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这个院子定然年岁不小。

  要不然,不会满墙的青苔,那院外的栅栏,也不会被腐蚀成那个模样。

  黑漆漆的木头,风一吹,就能看到些许木屑飘到了空中。

  烂成这般模样,别说保护院子不受野兽侵袭了,估计风稍大一些,就全都化为粉末了。

  如此寒酸,可惜四周的好风景了。

  处在如此风景秀丽之地,要是好好收拾收拾,估计跟陶渊明笔下的南山之景,也差不了多少吧。

  林宇眼中闪过一丝陶醉,随即又自嘲的摇摇头。

  罢了罢了,体会不了南山之景,能体会到刘禹锡的陋室之味,也算没白来这大唐一趟。

  林宇释然一笑,大声道: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,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,贼老天,qnmd。”

  好好的一首诗,前面多有格调,后面非得加句粗鄙之,也不知该说有才,还是无才。

  伙房中的苏婉儿,摇摇头,接着忙活起了手中事。

  袅袅炊烟从屋中散出。

  太师椅上的林宇,探头向后望去,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  可惜了。

  多好的女人。

  脸蛋又好看,身材又纤细,性情又贤良。

  可惜,可惜,再有…

  林宇认真掰着手指,算着剩下的日子。

  如今是初夏七月,离深冬腊月,还有五个月。

  五个月后,这个恭淑温良的女子,就要守寡了。

  一念及此,林宇忍不住又痛骂了起来。

  贼老天啊贼老天!

  为什么要这么戏耍他呢。

  他虽说爱占点小便宜,上车从不让座,可本质并不算坏啊。

  为什么,只是喝了顿酒,就让他穿越了呢?

  这么扯淡的事情,原以为只存在于小说之中,怎么就发生在他的身上了呢?

  他何德何能啊。

  穿越也就罢了,好歹让他穿越到个好人身上啊。

  为什么偏偏就把他弄到了李承乾的身上呢?

  跛子太子。

  搞基太子。

  叛逆太子。

  看着明显比右腿短一些的左腿,一滴泪水默默从眼角滑下。

  成李承乾也就罢了,提前几年也可以啊。

  现在都已经是贞观十八年了,李世民嫡长子,大唐储君,这些身份都已经是过去式了。

  现在的李承乾,只不过是个被圈禁在深山老林里的庶人,而五个月之后,就是正史上记载的他郁郁而终的日子。

  咳咳咳…

  林宇突然间咳嗽了起来。

  听到声音,苏婉儿匆忙放下手中的活,一溜烟出来,蹲在椅子旁,轻柔的给他捋着后背。

  “殿下,要不再叫郎中来看看吧。”

  林宇面色潮红,一边咳一边摇摇头,苏婉儿看的两眼渐渐泛红,脸上难掩疼惜之色。

  “算了吧,来了也只会说阴虚体弱多加休养即可。”林宇强忍住咳嗽,挤出一个笑容:“他们的那番说辞,我都会背了。”

  “殿下,可你这身子……”

  “没事的,感觉已经比之前好多了。”林宇故作轻松道:“去做饭吧,肚子都饿的咕咕叫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苏婉儿点点头,趋步往伙房走去。

  林宇将毛毯往上拉了拉,神色逐渐变得落寞。

  盛夏七月,别人都是薄衣短衫,而他却穿着厚衣盖着棉套,饶是如此,还是觉得有些冷。

  眼瞅着身子一天比一天弱。

  林宇有些不甘,但却又无可奈何。

  据记载,原主是忧愤而死。

  按后世的说法,也就是抑郁症。

  抑郁症不会要人命,但其所带来的负面情绪,是会导致郁郁而终的。

  原主死的时候才二十六岁。

  林宇可不想就这么英年早逝。

  所以两月前,在接受穿越这个事实后,他就一改原主颓废的生活态度。

  酒不在喝,色不在沾。

  每天日落而息,日升而起,迎着朝阳从山脚一瘸一拐的溜达到山顶。

  他想着,不就是一个抑郁症嘛,只要向阳而生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  秉持着这种信念,林宇坚持了两个多月。

  可是,身子不仅没有一天比一天强壮,反而还越来越虚了。

  现在更是到了多走几步路,就跟风车似的呼哧呼哧喘要喘上半天。

  这期间他也看过郎中。

  那个大夫是原先东宫的御医,给原主看病都十几年了,医术想必应该不算差。

  让他看了好几次,都是气血弱,修养休养就好了,光是补气血的药,林宇都喝了不知多少了,可依旧没有好转。

  无奈之下,林宇只得认为,这大唐的抑郁症跟后世的抑郁症不同,折腾来折腾去,他也只得认命了。

  唉…

  一声长叹,包含了太多。

  伙房的苏婉儿,揉揉发红的眼睛,强挤出笑容,将头从窗户探出道:“吃饭了。”

  林宇强撑着站起,亦步亦趋的往堂屋走去,看他晃晃悠悠的模样,苏婉儿本想去搀扶,但想到每次过去都会被林宇甩开,又息了这等心思。

  进到屋中坐下,林宇已是满头大汗。

  桌上三菜一汤,正冒着热气。

  香味随风飘出老远,不知从哪勾来了一条大黄狗。

  汪汪汪~

  大黄狗驾轻就熟的叼来自己的碗,苏婉儿将自己碗中的饭,拨了一半给它。

  林宇摇摇头:“要喂它,每天多蒸一点饭就是了,你天天分它一半,你瘦了它倒是胖了。”

  苏婉儿轻轻一笑:“臣妾吃的少,每天分它一些,无妨,再说,臣妾也没瘦不是,反倒是它越来越瘦了。”

  正挥动着筷子的林宇,动作突然一僵,他猛然间站起,直勾勾的盯着苏婉儿,声音沙哑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天才本站地址:。